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竹前新雨

切记:不拿别人的错误惩罚自己,不用自己的错误迁怒他人

 
 
 
 
 

日志

 
 

那条小河总在心里流淌  

2015-05-12 19:20:28|  分类: 默认分类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天天面对举世闻名、美丽炫目、奔流不息的黄浦江,心灵的确有过无数次的触动,可是牢牢占据我心中主要位置的还是家乡的那条小河。
    夕阳西下,河面泛起片片碎银粼光,霎时有一阵阵鱼虾跃起,总是给人以欢快的景象。一艄艄挂满风帆的船只逆流而上,蓝色的天空偶尔还有随行水鸟飞舞的画面是镌刻在我脑海里对家乡小河的儿时记忆。延绵流长的小河属长江支流分叉,紧偎着我祖居的小镇流淌。与小河平行的小镇沿河路,是连接当地北寺山向西延伸依挨着河流而筑的唯一大道。我记得这条沿河路上自东而西建有接官亭,那是我孩童时嬉水学游泳的地方;与古城堡有一路相隔的亲水观音阁是大人小孩驻足观潮的好去处;西关竹木码头的水面上停靠着一大片从大山里砍伐下来待批发而去的竹排、木排,似乎是专门给我们学龄少年钓鱼用的。那时除了上学,我几乎都在这条小河边玩耍。
    当下五、六月份的小河应该是最活跃的时候,两岸夏雨充沛,水满河阔,河堤上经常看见人们在忙碌加固堤坝、修缮闸门准备洪水到来的身影。有时候在暴风雨中站在河岸边还能看到河面上有船家忽上忽下地调整风帆的高低,利用风向、借着风力走出箭一般的疾驰,让人不由地发出揪心的惊叹:为其临危捏汗,也为其不乱击掌。风平浪静时船家上岸赤膊拉纤是常有的事情,所以当我在三峡旅游看到此场景并不陌生或有兴致。
    每年的洪水来临时小镇居民并不是惧怕,他们一日三餐端着饭碗上河堤观潮的脸上还有些小兴奋。有人说洪水如猛兽,可那些年轻力壮的小伙子,却早早地下水练习划龙舟,好像在踌躇满志地想在一年一度的端午节龙舟赛活动上显示身手。可是,如今这些都成了过去时。自上世纪九十年代开始河道上游出现了大量的挖沙、淘金的船只,让过去蜿蜒曲美的河流千疮百孔、面目全非。小镇上的沿河路乱建乱盖,本就不宽的道路更加逼仄。沿河路的商业叫卖声硬生生的把人们与河流隔离开来。
    清明节回老家省亲,我像以往那样坐在老码头的河边大石头上,没有看见来往的船只。我用手划拨着河水,感觉有点粘稠,难道真的如老乡亲说的河水被污染了?难道老同学发在我手机里的“母亲河在哭泣”视频内容是真的?乡亲们告我说下游乡招商引资,在那富有传奇色彩的临河黄巢山的茂密的树林里建起了“精制化工厂”,每天向河流排放污水岂有不污染之理,加上上游的电化厂这样上下夹击,据说两岸的人有不少得了皮肤病,再也见不到有人下河游泳嬉水,更别说像我以前那样天天下河挑水、喝着河水长大。当看见有人捡起河里时常泛起的死鱼时,我就想我可能再也看不到小河禁渔期过后万人开河的壮观景象。两岸以打渔为生的渔民可能早就上岸、外出打工讨生活了。
    再也没有了清澈见底的河水,完全打消了我按惯例每次回老家要下河游泳的念头。浑浊、散发着异味依旧流动的河流早已辱没了原来的“玉溪”之称谓。
    河面上架起了两岸百姓期盼已久的公路大桥,有如彩虹一般。站在大桥上仿佛也有第一次攀游上海南浦大桥的小激动。当我朝下望去,没有了摆渡甚至缺少船只游弋的河流在我眼里似乎害羞地蜷缩、细瘦了许多。我忽然想起了刚要外出读书、谋生活时,我常约几位发小驾一叶小舟追逐鹭鸶捕鱼、欣赏披着晚霞的小镇美景,或在夜幕降临时细数河面的渔火与两岸人家的亮灯畅谈未来只能是作为回忆时,我那才起的快感顿时就消失殆尽。
    昨晚又梦见了家乡的那条小河,她枯竭、断流让我难过的泪流满面。好在窗外的大雨拍打着窗户,把我叫醒。听着噼里啪啦的雨声,我的心又像是渐渐地平静了下来。有雨水,我想那条的小河就不会干枯断流;如果有持续的暴风雨,家乡的小河可能又会恢复通航。
  评论这张
 
阅读(209)| 评论(50)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